他们叫我王哥

初中的我和小学的我的对比

1、对待更新的态度

小学的我:日更!努力更!为了让大家吃上粮不惜生命代价!

初中的我:爱更不更(。

2、对待赞美的态度

小学:谢谢夸奖!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qwq你真好太好了你的赞扬是我前进的动力呜呜呜呜

初中:谢谢夸奖!

3、对待粉丝的态度

小学:写一大段词儿,全部都是针对此人的特征,非常用心。

初中:感谢关注!

4、小学时的文风

简爱:语言洗练,感情丰沛真实 

其他短篇:咬文嚼字,追求细腻优雅的美感,感情丰沛 

5、初中时的文风:

飘:语言丰美华丽,喜爱使用新鲜的描写手法。

6、小学写作心境:

简爱:设身处地,考虑周全,周全到原来觉得处处不妥的地方现在再看起来简直不要太可爱。

其他短篇:同上。遣词造句和心理把握得不像一个小学生(不是我自夸,我回过头来一看觉得妈的我当年那么自卑觉得自己这不行那不好简直就是变相装逼)(再见)

7、初中写作心境:

飘:不再将自己代入,而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一边思考一边写下人物的心境,因此感觉一篇好好的文章就不是单纯的因为爱所以写下的故事,而是借着爱和故事给大家讲道理(。

8、对待负面评论的态度:

小学:语气温和地上前解释商谈,然后与该人交谈甚欢

初中: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或者跟该人讲两句,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实施。

9、心态

小学: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是缺点

初中:同上,但是已经变得没心没肺所以可以不要脸的夸自己(喂暴露了)

总结:初中是个大染缸(文园中学:喂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明明你已经不是当年的王哥了)

 

挂科

这次语文数学英语全军覆没。

英语数学还好,我当时眼瞎,小问题,以后扇自己两巴掌保证清醒。

语文又是因为没跟套路走...一百分满分,我只拿了七十。

虽然从成绩上看挂得惨烈,但是我居然是全班第三。

也不知道到底是套路深还是我们普遍语文测试素质低。

没脸见人。

刚才看到酱酱的表情包才想起我被绿了

我的女票绿了我。

她勾搭了另一个妹子。

好嘛,她看得上别人看不上我,随她便。单身好,单身多快活,我可以自由勾搭老铁啦!

但是我的一些哥们儿安慰我说别担心你不是也绿了林xx(我们小学班上一个英语很好的男生)吗?

我说woc啥时候的事情我他妈怎么不知道?

我的那些哥们儿:三年前的事情了,你还没看出来?

我说woc我都和黄xx(我女票)在一起四年了你们他妈不知道?

他们说我太低调了没看出来。看我一脸蒙蔽,我的哥们儿拍手叫好。

我的头上有一片草原,草原顶上是哥谭的天空。

不过林xx现在倒是和我一样被绿了真好。

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呢?被绿了不应该刻骨铭心吗?

因为,我和我的哥们儿一样心态。

自己被绿了就像看戏似的。

贼好玩儿了。

 

【无良作者又开一坑】【又是ABO的AU】【康蝠含all蝠】 飘

上周我们班主任老师把我们全班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我一条没在其中,所以两耳不问身外事的我突然莫名其妙有了这灵感。
简爱里的老爷和卡尔王里的老爷都是圣人君子类型,一个个忠臣良将。
但是我突然想写一个父母没有过早双亡,所以率真的老爷,不吝于表达真情的老爷。有许多缺点,不能做到公正不阿,不能做到毫无偏颇,冷酷现实,却会在一些时候很任性的老爷,在很多方面都很自私,但是却在许多方面却又体现作为一个人类所拥有的独特美好的老爷。
于是借用了米切尔小姐的《飘》为主线剧情写了这个AU。
以及把瑞德改成渣康是因为他们气质实在太像了。看起来是地痞流氓,但人事实上很不错。想写一个失去了很多东西从而懂得放手,已经沧桑得不行的同时依旧猖狂地面对人生的渣康,看穿一切的渣康【2333】
最重要的,是给冷圈产长篇,对不对呀。
康蝠冷了这么久,是时候出个长篇了!
你们放心,我填坑或许慢,但我绝对不会弃。【说这话自己都不相信】
谨以此文分享给 @💫 CoCo 🌟 @凌翼  以及其他在我的写作过程中很重要的人。
警告!如果你们想看那个无私无畏的老爷请跳过!这是一个很偏离原著的AU!

PART Ⅰ Chapter 1

    Bruce Wayne是南方最美的Omega。他的美也是让他成为南方最爱玩儿的Omega的资本和因素。这两点无论哪一点都叫人难以否认。正是天生丽质难自弃,Bruce Wayne很善于运用自己的美貌让自己快活。何况他从小被养得太好了,于是便毫无顾忌地勾引年青的Alpha们,却从未和他们有过床第间的关系。他热爱玩一套猫捉老鼠的游戏,也喜欢勾住别人的心,再将人家一脚踢开。但是没办法,美貌,财富和地位——当然,还有他的年少都是他的资本。他这样做,反而叫那些Alpha的征服欲更加旺盛——谁要是能让这有名的浪子自甘臣服,那也是很有本事的。因为你知道,强迫在他身上无论如何不会有用,所以你得靠真本事来俘获他。但是这种人目前还没有追求Bruce。
    Bruce乐意以这些被他玩弄的人来体现他的魅力——他喜欢热闹,喜欢把事情闹大,毕竟他本人从来不需要负责。他当然乐意享受声誉和追求,更乐意给那些自视甚高的Alpha们下绊子。追求他的人太多,每一个都沦为他门槛前的笑柄。
    那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Bruce早已芳心暗许。
    这一天Gotham的新市长即将上任。Harvey Dent,这个幸运的,俘获了Bruce的心多年的人。
    Bruce不能否认他曾经不很喜欢Harvey。因为幼年的Harvey貌似只是一个孱弱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那时候他就经常被人瞧不起,包括Bruce。动物的本能让雌性更钦慕强者,而对弱者却不屑一顾。而Alpha会为了讨好有魅力的Omega,会通过欺负Harvey来讨得Bruce的青睐。像是发情期的公熊打架,母熊围观,胜者将获得生育权。这是千百年来难以隐去的野性基因,从大家还都是孩子时,就开始遵循自然的残忍法则了。
    然而Harvey有一天暴走了。他面目狰狞,看起来无比凶丑,战斗力却攀升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值——他将曾欺负他的Alpha全部打趴下了,却唯独没有对Bruce动手,也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看他哪怕一眼。但Bruce却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荷尔蒙的极速飙升和对强者自然而然的钦慕让年少的Bruce相信那种感觉就是爱。当Harvey后来去英国读书,他也带走了Bruce的思慕。时光荏苒,固执的少年却始终把那感觉当做爱慕,就这样他开始相信他本人深爱Harvey,就算他自己也对他没有太大的感觉,太心疼的感觉。他只是分不清什么是爱,但是他认为的爱拖住了他,让他变得固执和盲目。Bruce确实很聪明,确实很现实——但是他不够复杂,他只是太简单了。他根本不了解爱的滋味——他像旧年清澈深邃的Gotham Bay。然而现在Gotham Bay船来船往,早已不复当年。他也曾经那样简单,似乎活到老也不能明白任何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比如爱情。而Harvey不一样——他复杂得多。他的斯文和狂野是两副相对立的面孔,是文质彬彬的他和暴怒的他最明确的分界线。但是他不止两张面孔。一般人露出的只有一张面孔,而他虽然露出的面孔比别人多一张,他隐藏起来的面孔却比别人要多得多。
     然而人类总有一个秉性——他们总想要试图掌控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即使自己在征服的同时心底也恐惧着。Bruce也是其中一位,他喜欢挑战他无法了解的。他天生有那样一种骨气,骄傲得过分——他从不承认失败,把自己的名誉看得比生命重要,并且盲目自信,和其他南方贵族一个样儿。他年轻而娇惯,正因如此,更不曾经历失败。他已经固执地认定了Harvey。他认定了Harvey值得他的一切。他也相信他总会了解Harvey的一切。如果他想,没有什么办不到。
    今天是Harvey的上任宴会,他当然要好好表现。现在正值夏天,烈日炎炎。体质好的Bruce挺直腰板骑着马赴宴,而别的身娇体弱的小Omega则躲在他们的轿辇里边羡慕Bruce那无论如何不会被南方毒热的太阳荼害的皮肤和强健的体质。Bruce晒太阳从来不会中暑什么的。虽然他从小娇生惯养,却也没有像别家的少爷小姐养出一身怪病。
    为了见Harvey他今天真是光彩照人。虽然他觉得Harvey比起美色更加喜爱别人的内涵修养——但是这也不是一个十七岁少年能够体现的。况且你打扮得如果邋里邋遢,或者不尽心,就连尊重对方都谈不上了。南方人很注重礼仪。今天他穿了一条比较贴身的长裤——这体现他修长的双腿。当他的腿在马的腹部两侧晃来晃去时更加显现他腿部优美的线条,这可真是“别出心裁”。他的小西装是量身定制,勾勒出他宽阔的肩膀和胸膛,以及往下收紧的腰部的美丽弧线。他仰起头颅时那贵胄傲气,还有他偏刚毅的面部特征,让他一眼看去像一个Alpha将军一样威武。Omega少有他那样方正的下颌线,他的鼻梁和眉骨都高高的,颧骨也很高。他的面部简直比一个Alpha还棱角分明而刚毅顽强。他的眉毛像两把小军刀的刀片一样刚硬和尖锐,却又像两片被墨浸染的天鹅翮羽一样,那样黑润的光泽,那样柔软的边缘和其中坚韧的筋骨,那样高傲的气韵,就那样轻盈地挑起,斜斜地横在他隆起得刚好的眉骨上。他的整体线条都很凌厉而有韧劲儿,而他的身材也殷长——所以当他站在有比较强的光的地方,你几乎看不见他的脸,因为他整张脸都淹没在他自己脸部的阴影里。他板起脸来的严肃样子令人望而生畏,这一点像极了他的父亲——而他的一颦一笑也随了几分了他母亲那种柔和神情。在他身上体现更多的是他自己的一种独特气质。只属于Bruce,刚强中体现出妩媚,血肉之躯里包含的最高程度的坚韧,那就是属于Bruce独一无二的气质。
    而当你凝视他阴影里的眼睛时你会以作为一个人类最大限度的惊艳而惊艳。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甚至连奇迹二字也不能用以形容它们。狭长凌厉的眼形却有两侧柔弱细腻而纤长的睫毛作护法。那其中的眼睛是你再寻不到的圣物,因为尘世间仅存一件孤本,其余的从未被赋予过。那俩颗瞳仁颜色深沉而纯粹,简单而繁复。那是令人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蓝色,因为只有他的眼睛有这颜色,世间却再也没有他眼睛的颜色。仿佛上天从世间剥夺了这种美丽,却加以一个人类的躯体保持它。他的美丽和他的躯体终将逝去,同样还有他所承载的灵魂。神祗赐予他美丽的眼睛,却又派出了时光要将它收回。多么残忍的算计!Bruce眼睛独一无二的颜色原本美丽,却因为他终将逝去而变成一种惩罚。人类的眼睛本就只能看见外表,而长在脸上的眼睛往往会欺瞒心灵的眼睛。人们!大都是先用眼睛爱上一样东西,然后才能用心灵去爱。因为眼睛的爱,心灵也爱,所以当外表的美逝去后人们才会痛苦不堪。Bruce比他的同龄人更早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也知道怎样利用外貌折服别人。他知道美貌在大多数人眼里留下的印象总比高尚品德深刻。
     而他需要一个人不仅仅是爱他的外表。他需要一个人可以心甘情愿帮他舔伤口,一辈子。对,这想法听起来是挺自私的。他知道他一个人是不行的。他爱自己胜过爱其他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大可指责他吧——也许那说明你是个贤人或是一个很会装模作样的人,因为人大有这样自私的天性。而他在想要征服Harvey的同时,也相信Harvey是一个这样的君子。然而年青人就是天真。他不了解Harvey,而Harvey实际上既不是君子,也不会爱他到那种程度。但是他就是要这样做,因为他不了解他。也正因为他不了解他,所以他才相信他爱他。他自信如果自己愿意,他一定会得到他。他一定会的,而且他将得到他想要的。
    可是他没想到Harvey却先先地就把他们的机会给掐断了。
    Bruce向来对自己的吸引力很有自信,可是他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别人把他一脚踹开了。这无疑让Bruce很失落——挫败感比悲伤要多得多。
    他得知Harvey要结婚了,和他们儿时的好友Rachel。
    Rachel是个非常不错的姑娘,虽然在很多方面来说她还没有Bruce优秀。她的体格很瘦弱,而且是个Beta。但是她温和而美丽,娇小而苍白,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怜惜。她很聪明,但是她有一个愚蠢之处——她总是把别人看得太理想,太完美了。但是这一愚蠢之处也就是她身上最最难能可贵的优点——因为这点她能永远乐观面对生活,永远看不透她眼中美好的人们实际上丑恶的面目。这对别人来说无疑是好的,因为就算你把她卖了她也会帮你数钱。这样的姑娘谁都讨厌不起来,就算是情敌Bruce。为了安慰自己,他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也许Harvey只是想要一个能够无条件包容支持他的人罢了。但是我能向他证明我能做到比Rachel更适合他。到时候他才会是无条件包容我的那个人。”瞧,Bruce已经被自己欺骗到执迷不悟的地步了,他已经做好准备要为Harvey牺牲的东西,比如说自由追求自己真正爱的人的心思。他甚至可以为了圆他自己的谎为一个他并不真正爱的人付出不值当的一切,还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但是Bruce就是这样的。只因为他是个普通人,他却要比普通人固执得多,所以他犯着一些普通的错误,却犯了十二年。人就是一种贱兮兮的生物,而Bruce很不愧于他是个人类。
    但是Bruce的固执始终是一种固执,他甚至没有达成他最初的目标。因为Harvey比Bruce清楚他们并不合适,所以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Bruce先去找Harvey了。他希望问个明白。
    他在前厅没看见Harvey。于是他去了后花园,发现Harvey和Rachel正热切地攀谈着。Rachel那一贯消瘦的脸今天光彩异常,女性Beta独有的温和气质和幸福的光辉让她柔嫩的肌肤飞起红霞,给她如同盆地般凹陷的两颊涂上浓艳的花脂。她的大眼睛在深陷的眼眶里亮得可怕,但是这让她比平常有生机,比平常柔美可人。她笑,Harvey也笑。Bruce躲在灌木丛后边听着他们的动静,但是实在憋不住微微探出头来。
    可是Harvey也抬起头来。毫无疑问地,他看见他了。他在那一刻有些痴迷地盯着Bruce——那一刻他不是原来的Harvey。他从不了解Bruce,他也知道Bruce不了解他。但是他很喜欢他。
    Bruce被Harvey的眼神吓到了。那双蓝绿色刚毅的眼睛热烈而凄楚地望着Bruce——那是Bruce所不能理解的仇恨,狂热与喜爱。那是守财奴发现绝世珍宝的表情,却又不完全是那样。Bruce为此只能笃定Harvey和他彼此深爱。他不理解的东西,只能自己妄下定论了。只为了这一眼,只为了那一刻,Bruce更加固执地骗着自己。
    直到他终于意识到谁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人。
    John Constantine,对Bruce来说最不可或缺的人。尽管Bruce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
    初遇Constantine是在Harvey的上任会上。他给Bruce的第一印象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当Bruce走过一个形状古怪的装饰摆件时不小心勾断了了袜带扣。他环顾四周没人,正想从裤筒那儿摸摸掉在了哪里,结果后边儿突然阴恻恻走出来一个人。他脸上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容,盯着Bruce的腿,从脚踝扫到腿根。这让Bruce很尴尬,站也不是蹲也不是,脸上已经烧红了。虽然Bruce不是纯良的那号人儿,但是他对于这些事也不可能没羞没臊。那人见状笑得更猖狂了,然后将手揣进兜里走开。
    那人当然是Constantine。这家伙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出现在这类宴会上的人物。毕竟他实在是有点招人嫌,举止放荡不羁而且说话从来不绕弯子。他穿一件满是烟味儿的风衣,兜里揣一只打火机和几包盒子上落满油灰的烟、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和几个破银元,以及一瓶绿玻璃装的酒,上面也满是油灰,仿佛什么东西进了他的兜子都会变成这种狼狈模样。他的Alpha气息也像烟味,初闻刺鼻,但是仔细闻了却很舒服。虽然强势但是慵懒,也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这人的独特气质全然体现在他的外貌上。他一点也不喜欢藏着掖着,将自己不堪的方面和可以令人赞赏的方面都坦坦荡荡地展现出来。他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虽然他名声确实很臭,Bruce也曾有耳闻——但是他这人却清清白白,坦坦荡荡。说真的,他事实上可比那些表面光鲜,私底下不知道什么货色的所谓身份高贵的南方贵族的污点少多了。他一头金发不算色彩灿烂,却像皇冠上的金属一样,稳重而飘逸。拉碴的胡须让他看不出年龄。他整个人高大而匀称,线条硬朗,英气逼人。
    大家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不错。眼睛是心灵看到东西的重要途径,而且同时也反映心灵。
    Constantine有一双如何的眼睛呢?
    那是霜雪的颜色,那是夏季和冬季的冷热。那是一双积满沧桑风雪的眼睛,却依旧明亮而猖狂。他的心太强硬,以至于尘世间过多的风雪丝毫没有掩埋他眼睛的亮光,反而映出了更多的色彩。他似乎经历了太多,像个老年人——但是他依旧像一个年轻人一样热烈而棱角分明。他有资格在他活着的每一天嘲笑人生。
    他盯着Bruce笑,但是Bruce知道他漫不经心。
    后来,他从一个叫做Catherine的Omega伙伴那里得知了关于Constantine的一些比较详细的信息。
    那是John Constantine,而在没有人比他更配得上他的名姓,也同时赋予他的名姓一种放荡不羁的情怀。所以他是John Constantine。
    Bruce是早早对这号人物有所了解的。毕竟他的名声又大又臭,而且Bruce这两耳不闻身外事的人也知道这一点。他对于Constantine实在没底。因为Constantine从不在意世俗的道德观,从而无遮无掩,却也不好掌控。
    Catherine说他没什么正当营生,尽搞些魔术啊什么的旁门邪道。他也喜欢赌博,而且技术还挺好的——毕竟玩儿个魔术,也是会出千的。而且他也懂得收放和装蒜——赌场的规矩,大家心照不宣。
    而Constantine身上最宜成为茶前饭后的闲聊的就是他的黑历史。
    他的黑历史不少,Catherine滔滔不绝讲着关于他的消息,听得他都想睡觉了。他很不想继续听,但是他明白不能扫了女士们的兴。Bruce并不是个很不识趣的人。
    其中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Constantine带着Charleston家的小姐出去玩儿,结果却在外面待了一晚上。而Constantine不但败坏人家姑娘清白,而且拒绝娶她。因为他说她是个傻姑娘,他也没做什么。Constantine无疑引火上身,而Charleston小姐的弟弟发出宣言要和Constantine决斗。当然,Charleston公子不可能占上风——他被Constantine揍死了。
    对此Bruce打个寒战。他相信Harvey应该不会搞砸,要不然Bruce会很惨,Rachel会更惨。然而另一方面他却对Constantine莫名地产生敬意——因为他见过那个Charleston小姐一面,但是她实在不是什么好货色。虽然他忘记了她的名字,但是对她这人印象还算深刻——她不聪明,而且有些矫揉造作,故弄玄虚。Constantine说得还是有道理,而且他拒绝了娶一个蠢姑娘。他要是Constantine,他也看不上Charleston家的姑娘——所以他也有理由相信Constantine没占她便宜。要是占了,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终于听完了,Bruce如获大赦地跑下楼去,正好碰见Rachel挽着Harvey走过,而他面前是北方生长的南方小伙子Clark Kent,一个纯情的好小伙子。他主动和他搭讪,善良的Clark红了一大片脸。而Harvey当没看见似的走了过去,这让Bruce心里不太好过,马上停下了与Clark的攀谈,心思追随着Harvey去了。Clark觉得莫名其妙。一旁的Constantine怕是什么都知道了,只是抱着双臂站在一旁嘲讽地看着Bruce。Bruce知道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感到有些难堪——他最不喜欢那些知道太多还非要点破的人。有意思吗?他向Constantine甩过一眼刀,Constantine当没看见。
    这时Dent夫人站起来——当然,还不是Rachel——和颜悦色地站起来告诉他们该午休了。Bruce假装老老实实去午休,但还是想着要去问Harvey。他一定要告诉他他爱他,而且他必须要回答。不过等他溜出房门,去Harvey房间的走廊却被那些不午休的人挡住了。他们围在一团讨论关于战争的话题。看来Bruce并不是一个人,但是他并不对战争之类的话题感兴趣。但是他听见Constantine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这些南方的绅士对上北方没有多大胜算。我不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这么坚持,拿破仑也说过上帝将垂青军中的强者,而很显然我们不是。”他说。Bruce一下子被激起怒气来。像他这样的南方人从来接受不了批评或者失败。
    “无论怎样他不能将我们南方的青年当摆设吧!”他气呼呼地想着,然后继续听着。
    “我不懂您是什么意思,先生。”是Clark的声音。好样儿的Clark。Bruce在心里表扬了一下Clark。
    “难道我说得还不过浅显吗?我想你们这些南方人也明白自己到底处于一个多么不堪的弱势,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你们不愿意承认北方比你们强大:北方有铸铁厂,兵工厂,还有成百上千的黑人和移民心甘情愿为他们打仗。再看看我们——我们只有棉花,奴隶和傲慢。战火快要烧到我们头上了,而我们现在依然不承认目前的劣势,仍然骄傲自满——那么恕我直言先生,你们自己自尊心的堕落会比你们的败北还要令人难以承受。”他嘲讽地说,“那么,我失陪了,你们慢慢儿聊。”
    Bruce认为Constantine说得着实有理,但他太年轻了,所以也太过自负,他太养尊处优,根本不了解战争的残酷。而凭他的骄傲,他相信南方能赢。关于战争的讨论还在继续,Bruce在片刻过后决定还是把心思放在Harvey身上,便匆匆回房了。

终于码完,可以发了!溜了溜了,假放完了,我也要死了_(:з」∠)_
    
    
    

今天我们班主任训我们的时候破口大骂“你们这群人简直就是废物!脑子长来白长了”等等等等……
老师,我想告诉你,对学生骂这样的词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_(:з」∠)_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拖了很久的小破三轮请过目_(:з」∠)_

人生不如意常有

    诸君,我觉得我好失败啊。

    我的女票和可能快要我掰了。

    为什么要和我掰了?

    因为人类生存的本能啊,同学们 @💫 CoCo 🌟 你说不定可以和我同一条战线了。

    想知道原因吗?

    我的女票和我是同一个中学。你们也知道,伙食特别好每天要抢。

    今天我吃完饭正好在食堂撞见我女票,我想给她个惊喜,然后从后面摸过去。我没注意她正在干什么,然后走过去突然推了一下...然后她就抖了一下把手里一个大鸡腿给掉在了地上。

    我很后悔啊!因为食堂的鸡腿确实好吃,所以我就想诚诚恳恳道个歉,结果话没来得及出口她就蹭地一下跳起来猛掐我脖子,那个呲目欲裂的样子啊,真的把我给蒙蔽了。而且她下死手你们知道吗?太他妈狠了,我不得不狠狠攻她下路。

    然后她就指着我说要和我断绝关系。

    ?????!!!!!!

    为了一个鸡腿说真的你至不至于啊大姐?

    想当年我们是那么那么铁,学习和生活都特别特别体贴啊。虽然有时确实会吵架但是我觉得她今天是真的想要掐死我。

     @💫 CoCo 🌟 好的我现在非常理解你的心情。

    今天给楼下三花猫起名耶梦加得。

    为什么?因为她会自食其尾啊。

    【一个超冷的真实冷笑话】

文园伙食

讲到中学生活,我不得不炫耀一下伙食。
我还要讲得超大声。
伙食特别好。
特别特别好。
我敢说在座各位应该没几位初中伙食和我一样好。
早餐一学期四百,平均一顿四块。
而且特别舍得往里边放肉放馅儿。
河粉舍得加盐加肉。
肠粉不粘。
炒粉油多。大白菜猪肉丝小虾米胡萝卜应有尽有。
手掌大一个面包,手掌大的红豆沙。
掌心小的肉包子有俩指头那样大体积的肉馅儿。里边儿还全是肉,一点不掺水。
糯米肉饭团里边也全是肉。
粥里不会先放榨菜煮。
只要有西点就有牛奶或者酸奶,饭团配豆浆。
午饭八块一顿,六荤二素。鸡腿很大,咖喱不掺水,红烧肉十分真格。饭也给你装的多,不够还可以找师傅添。装饭师傅人都特别好,关系好能给你捡多点红烧肉或者咖喱鱼丸。

与小学的对比:
小学:包子永远皮比馅儿多。豆沙什么的不存在,指尖大一点有时候还懒得给你放在里面。
还有榨菜做错了什么,老是熬它。
三明治汉堡什么的皮厚馅儿薄,给你垫在外面的看起来很多,但是一打开看里边啥玩意儿都没有。特别坑爹。
一个星期给喝个牛奶就感激涕零。

与我认识的人的伙食对比:

我表姐:不用讲了,早餐自行解决,午饭除了青椒炒肉就是红椒炒肉,关键里边有没有肉全凭师傅心情。

所以我觉得我必须拿出来嘚瑟嘚瑟。老子进来过着劳改犯般的生活,自然伙食得好一些。

喜大普奔

幸好老子还可以用电脑。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