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叫我王哥

这个人可有前途了……_(:з」∠)_
少年你吃all蝠安利么😂😂
一个新梗来了,要写的人尽管拿去,记得圈我😂😂

关于为什么大家叫我王哥……
因为我的外表看起来实在是很像那种统治校园的混混头……我们学校实在是太缺少人才了,真的_(:з」∠)_

征求司机

我在简爱的行驶中已经不省人事……
但是车还没有开完,必须征求司机开车,否则我只能疲劳驾驶了,如果我精尽人亡了我的坑就没人填了好吧我知道你们没一个在乎我坑不坑,但是人命关天啊【不】
以及占tag抱歉……因为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如果因为没有你们的帮助我自己干被查水表我也会死的_(:з」∠)_

【超蝠】【白灰】【all蝠倾向】【本章有绿蝠】【ABO】【AU】简·爱

@坚持all蝠的凌翼酱 来看更新呗(别被标题骗,离真正结婚还有八章)
最近圈里的事越来越多……吃瓜群众表示关我毛事但是导致了太太退圈有点……算了这又关我屁事反正我不会退圈对不对_(:з」∠)_【好了我知道你们没一个感动的那几个鼓掌的不用鼓掌了】
反正老子的该做的都做了,如果有人想让我改也没有用,因为我就这样了不会成为你们想要的样子😂😂
看了 @蝙蝠侠是酱酱的 的心灵鸡汤……觉得我对你的观点各种赞成,只是一发现我既忙如狗又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虽然心情豁达但是实际上还没有那些喷的人啥都不懂来得自由……顿时有点想死……_(:з」∠)_
管他的呢。最近废话越来越多,我大概是疯狂的思念着学习。
数学我爱你!求你回来吧!!!

Chapter 16:The Wedding(part 8/5)

    第二天早上我依然对昨天——准确说已经是今天太阳没有升起的时间,所发生的事感到不可置信。不过我能肯定我昨晚和Kal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我大概只是被送回自己的房间了。既然是这样,我想我难得地睡了一个好觉,因为今天早上我醒来时没看见Dick的脚搭在我身上。【注一】
    我很是高兴,甚至我的幸福感已经模糊了我的判断力,我差点以为Kal主动向我求婚的事情是一场梦境。但是当他自己到我房间来看我并吻了我之后,我可以明确地去掉我所有不必要的疑虑。
    “Bruce,昨晚你一定做了个好梦,对吗?你的脸比往常更加有生气,眼眶没有苍白的深陷,就连你往常不肯施舍给大家的嘴角,今天却奇迹般有了弧度!这并不像你,但是我很喜欢。我认为你比你往常还要美,虽然你往常已经很美了。”
    听到他的话我不自主地再次微笑起来。“你也不像你了,Kal,你平时也没这么多话,还一脸傻笑。”我想了想,又说,“我的确做了个美梦。但是你昨晚向我求婚时,才是我此生最难忘的梦境。”
    “那并不是梦境,因为你真的很快将嫁给我。”他咧开嘴笑了。不得不说这真的很傻,但是很有人情味儿。我喜欢这样的Kal。其实他怎样我都喜欢,因为我一开始就爱上了他的全部。
    “只要四个星期了,Bruce——准确来说只要二十四天,今天不算的话。你将成为Bruce Wayne -El,一天也不会多——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明天就是我们的婚期,但是我们得花时间准备,因为我一直想给你最好的。”
    “如果你用心,什么都是最好的。”
    “所以我才那样用心地想让最好变得更好。”他说,“我们都不想再等了,不是吗?你还记得让我受伤的那块氪石吗?”
    我点点头。他笑道:“我让你交公保管,实际上是我自己一直私自保存着。我穿着铅防辐射服亲自打磨,那花费了我很久时间。不过所幸现在已经完工了,恰到好处。”他笑,将一个铅盒塞到我手心里。
    我很想用氪石打他。这个氪星人把一切都策划好了,他明显在和我绕圈圈。但是我打开盒子时并没有做出这个动作。因为我实在是很感动。我对他的不满纵然巨大,但是我对他的爱完全覆没了那些在其之前微不足道的负面情感。
    那真的很美。
    “你满意么?”Kal笑着说,“这不仅是给我的伴侣一个管制我的机会,更是给我最信任的盟友制止我的退路。我把我的弱点送给你,这样你就可以用你自己信任我,因为我已经向你证明,我有多么信任你,多么爱你。”
    “我当然满意。”我说。
    “开心就好!”他说,“今天没有工作,你和我一起去买些东西,或者什么都不买,做什么都行——只要不杀人放火就好。我们可以一起开心。”
    “好吧,上将先生,你确实很乐意要让我高兴。但是我有问题要让你回答。”我故意板起一张脸,但是心里因为欢悦几乎止不住笑意——但是这问题确实带给我困扰。
    “你为什么要让我相信你真的要娶Lois小姐?你让我很难过,你知道。”我背过身去用双臂环抱自己。
    我发誓我听见他像一个混蛋一样噗嗤笑出了声。然后我听见他说:“对不起,我还以为……你问得是什么问题呢。”
    “我只需要你的回答。”
    “好吧好吧,”他说,“那么,既然你想知道,那我觉得必须得告诉你——事实上我觉得告不告诉你都可能惹你生气,和今天凌晨时一样生气。”他说,“事实上——我假装和她有关系,是为了让你嫉妒。我想在你身上看到比工作时更加强烈的情感,我希望能知道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
    “那么你已经充分证明了。而且是以一种十分令我生气的方式。”我转过身去怒气腾腾地对着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你又干了什么?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这么幼稚。有一段时间你可谓是伤透了我的心。”我抛下一堆话,为的是完成我终于忍不住的报复心理。事实上我们一样幼稚。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想象中愧疚的脸,事实上,如果有的话,我自己也会有抱疚感。虽然我自己才是吃亏的那一方,但是我对我爱的人还是一点都狠不下心来。事实上,我现在连说出那些话都感到后悔了。
    然后我马上感到我被一个宽厚的怀抱环绕住了。这怀抱过于宽厚,甚至让我有了自己投入其中的错觉。
    然后我回抱了他。
    “有一件事——”我突然想起来,“我得向Hal解释今天凌晨的事,他看起来吓得不轻。”
    “看来有些事情比你享受你未婚夫的拥抱更重要?”
    “……要不是怕触了霉头,我现在就想用氪石。”我故意说,不过还是选择在他怀里继续赖了一会儿。

    当我见到了Hal,一切我想说的话都不一样了。
    总而言之就是气氛十分尴尬。
    尴尬到我说了一句话,Hal答了一句话,我们就没有交流了。
    幸好我坚持不让Kal跟来,不然一定会更尴尬。
    也许第一句话就问他“你好吗”是个错误的决策。
    “你……你真的要嫁给Kal了?”万幸,是他主动打破沉默。
    “是的。以及……让你看到了很抱歉。”我说。
    “无意冒犯,但是,你真的认为他会适合你吗?我的意思是,他曾经让你心痛,对吧?”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眼睛看向地板。我知道他是难过的。
    “即使他不是最好的,他和我也已经有关系了。待在标记了我的Alpha身边无疑更加安全,但是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们彼此相爱。”我说。
    “从认识你开始我就有些侥幸……从一开始我就认识了你这样好的人,我被你吸引了,我爱你的每一部分,我也无条件地支持你……只是如今你要永远地属于别人了,这让我很痛苦……我也许无法给你我的祝福,抱歉。”他捂住脸痛苦地说。我轻轻掰开他的手,发现他的脸上满是泪水。
    爱情啊。我叹息一口。
    “你能容忍我最后放纵一回吗?以后你就永远在誓言签下后成为别人的伴侣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的机会,我请求你把它给我。”他说。
    我很可怜他,坠入爱河的人。尽管我不能背叛Kal,但是我想我还能给他一件小小的礼物。
    我主动凑上前去亲吻了他。不用怀疑,我们舌头都伸出来了。这个吻持续很长,Hal紧紧环着我的腰。当我们终于分开时双方都气喘吁吁。Hal的手带着炙热的温度抚上我的侧脸。我们两个因为背德而颤抖。
    这是最后一次。Hal的手按上我的大腿内侧,而我明智的用自己的手摁住了他的,以防他还有进一步举动。
    “求你,Bruce……让我最后一次,唯一一次享受假装占有你的感觉。”他痛苦地垂下眼帘。
    “也许我不能把心给你——”我叹了口气。
    Hal垂下头啃咬我的颈侧。
    “这是最后一次。唯一的一次,享受,但是点到即止,好吗?”我提醒他。
    Hal把我抱到了床上。
【拉灯,不会开车!谁来开车嗷嗷嗷嗷嗷嗷!!】求大佬开车!(´°̥̥̥̥̥̥̥̥ω°̥̥̥̥̥̥̥̥`)实在不行我改天补上_(:з」∠)_
【注一】:就是说老爷没有被Dick压醒,还比Dick晚醒_(:з」∠)_
老爷:哈二穿♂肠♂过,卡尔心中留😂😂😂
   
   

又被迫拖更……

今天比较忙,刚刚码字都码了一半了被勒令去睡觉……
大家再见,我们明天见,很快的。

【超蝠】【白灰】【架空】The Life And Death Of King Kal(4)

@💫 CoCo 🌟  @坚持all蝠的凌翼酱 来吧你们都来看我这难产已久的白灰初遇……
下午不小心把文给删了mmp……
只能重打一遍还没有备份,我的心里有点点想死呢。:)
本章有一些作者毁气氛注意_(:з」∠)_
以及同人圈最近事儿真多,不过太太如果觉得困扰,总有人站在那边_(:з」∠)_公说公有理,不过为什么我就从来没啥人关心真是孤单233好了我不加戏了来让我们来进入真正的剧本【不】

第一幕,第五场。伦敦皇宫一室,设二座。传令官立场侧,侍卫立场下可见处。卡尔王同哈罗德入座。

卡尔王:我们的国家正经历着我坐王位的时代里最深重的阴霾!民众的眼睛不再是雪亮的色彩,他们并不知道任何实情。我刚刚接到了,皇宫的储备已经告急,如果我们需要打仗,莱克斯一定会切断我们的所有供应,我们现在处于劣势,几乎没有胜局可以搬回!骑士,你有没有任何好想法?

哈罗德:没有,陛下!事实上,如果我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甚至是真正热爱英格兰的任何一个,提早发现了他的真正意图,就不会有如此多的执迷不悟,如此多令人发指的事!

卡尔王:真正热爱英格兰的人有很多,你看到的农民,你看到的诚实的基督教徒,神父与教女,他们难道不是用他们心最火热的地方爱着英格兰?但是,真正有着神赋予的真心,睿智和忠诚的人又有几个?

哈罗德:我们正在历经绝望。

卡尔王:绝望想要吞噬我们!我们还有退路吗?

哈罗德:现在这个情况,除非有个可以垄断一条军需用品渠道,对国家忠诚,有着智慧和各种我们需要的力量的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亲自登上门来——当然了,这些特质要是分配在好几个人身上,而好几个人一起——毕竟要找到如此完美契合我们当今情况的人实在是太难了。而且他必须不是伦敦的贵族或者可以被莱克斯完全掌握的人。当然,能找齐这些个人的机会也很渺茫——我们可用的人才太少了!

卡尔王:只有绝望的人才会作无用功——因为他们也毫无其他方法了。但是我现在也许该向耶和华祈祷,让他扫平英格兰真正的敌人——不过,耶和华是否已经答应了那位农民要惩罚他的敌人呢?哼,大家都按照自己所行的受惩罚!唉——耶和华,请给英国一条生路!

哈罗德:无意打断您,不过我想您的话应该已经说完了——但是谁来啦?

【一传令官上,与场侧一传令官耳语。】

传令官:陛下,是哥谭的城主有要事觐见,他已经在侧厅候着了。

卡尔王:那就快让他进来吧。

传令官:但是他要求这里除了您不能有其他人在场,连侍卫都不能近身守卫。

卡尔王:岂有此理!一个小小的城主,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我呢?他在搞什么名堂?

传令官:我们一些人和他沟通过,甚至遣出了一个外交官来与他商谈——陛下,请宽恕我斗胆大肆评论有关您的事情——但即使是以我的低见,我们已经足够给他面子,而他也太无理了。

哈罗德:看来还真是很重要的事。不是我的挑衅,陛下——但是就您的身手,您可不用怕和一位哥谭的城主共处一室。

卡尔王:那不是重点,朋友。我只是气他触犯了我们的威严。

哈罗德:您总得试试。但是别被他套出话来,王上!不管您多么心知肚明您的聪明才智,您也断断不可轻敌。照我的见解,能有这样的胆数,这绝非可以小觑之辈。

卡尔王:谢谢你的提醒,我的好友。现在你们可以都退下了,让传令官请那一位城主进来。

【哈罗德同二传令官从场右下,一传令官从场左下,侍卫退后。】

【传令官携布鲁斯上。】

传令官:哥谭城主布鲁斯·韦恩已到。

【传令官下。】

卡尔王:所以你就是哥谭的城主?你到底有什么要事,甚至连我信任的战士和好友也不能旁听么?

布鲁斯:陛下,事关紧急,我最近发现有人偷偷运走给皇室的货物,这明显是一种挑衅。民间因为宣传活动大乱,大家都知道您的兄弟佐德亲王四处游走的事迹。他的出现让大家都相信了他背后的人的公正性。我想如果是您,不可能不清楚那是谁。我有一些建议,怕影响您的脸面,也为了一些必要的保密工作,我需要提醒您。

卡尔王:【旁白】这个人谈吐大方,想必是有握而来。光盯着他美的容貌会让我失掉判断,我得再试探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好建议和好条件,可以拯救当下危急的英格兰。【白】既然此处已经没有人了,你不妨直接说吧。

布鲁斯:我想您并不知情开放粮仓的事,所以我猜您的粮储和国财早已无剩几余。

卡尔王:莫非你可以给我们粮食的供给,让国家的护卫队吃饱肚子;给我们的主城补充财力,让我们可以有足够的钱财置办需用品?

布鲁斯:不,陛下,这远远不够,这不是十车粮食,十箱钱币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该人有倾倒国库的实力,他完全可以收买所有的渠道经营人员和地方官员,你们通过正规渠道根本无法满足需求。而我家族世代积累的财富至今无人盗取,哥谭湾也因为我和我家族的人们的治理而成为哥谭很有序的地方。哥谭人不是胆小怕事,就是亡命之徒,所以他们完全不会是收买对象。在哥谭我完全可以为您找到资源。如果可以,我自荐成为一直陪伴在您身边的臣子。我可以没有名位,但是请允许我出谋划策——我不是最聪慧的谋士,但我肯定我将是最忠诚的(作者:老爷您听说过诸葛亮吗)——我不是最骁勇善战的士兵,但我会是身上一直带着荣誉和信仰的那个——我也许不是您最适合的人选,但我的心是坚贞的。这是为了英格兰——为您。

卡尔王:【旁白】我的心已经被他触动!他的话语如此清晰而迫切,他的眼睛是如此深邃而热情,而他的人格又多么美丽!可惜他的外表太引人注目,我竟对这美丽纯洁的生命有着非分之想——我多希望那只是肉欲使然,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在跳动,我的灵魂在高歌?唉,我死去的忠实伴侣,路易斯——不要对我发怒吧!【白】你说哥谭人不是胆小怕事就是亡命之徒,你又是那种人?

布鲁斯:【笑】您希望我是哪种人就是哪种人。然而我不仅希望作您的臣子——因为如果我成为与您更加亲切的人,我家那边的人就不用解释,他们会着手安排一切。

卡尔王:【旁白】看,他说得已经够明确!一个声音高叫着:(作者:爬出来吧!给你自由!)快向这个美丽的人求爱!因为他的美丽是灵魂和肉体共享的美丽,他有着那样高贵而傲人的气质,连枝叶附上冰霜的雪松也没有他的傲骨,连春日盛放的娇花也没有他的鲜艳动人。他的内在与外表要是缺了一样,他就不再是他!然而,百年后艳丽的外貌会枯萎,他的精神却永存!如果说有谁会是我的爱人,没有人比他更加合适。原来我一生的爱可以因为一份更加独特的美好而再获新生!请原谅我,路易斯,请别发怒——我知道你也爱我,你一定是祝福我再获佳人。好皇后!【白】如果你坚持,我请求你成为我的伴侣。

布鲁斯:【笑】您这是什么话?我原有此意。

卡尔王:好!这个送给你,现在我们的国力虚空,我只有这个送给你。【取戒指】【递戒指】我们家传的戒指,只给我们最珍视的伴侣。

布鲁斯:【接戒指】我想这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寓意的。啊,等一下,这不会是路易斯皇后与您的定情信物吧?

卡尔王:确实如此。但是她已经逝去,我想她应该会高兴你代替她陪伴我。而且我也爱她。

布鲁斯:【递回戒指】您的意思是说,您还爱着她?

卡尔王:是的。

布鲁斯:那就请您不要把这戒指给我。如果您还爱着路易斯皇后,那么这戒指就永远是属于她的,不应该是我的。如果您真的可以把爱分给两个人,也请不要把这戒指给我——因为您同时爱着路易斯皇后,您这样是对我和她的侮辱。

卡尔王:哪来那么多废话,叫你拿着就拿着,不然你就是对一位国王的侮辱。【递回戒指】

布鲁斯:【收下】【叹息】【笑】好吧,如果您坚持。

【场下收幕】

我有句mmp……

说好的一定会给我表弟穿尿片呢……他刚刚就尿在我膝盖上……
无数个怨念光波。눈_눈

舅妈家漂亮的花!
我本人比较喜欢香槟色,不艳,而且很纯。花并不大但是它盛开的样子和姿态都很优雅动人。
白底粉边:老子笑弯了腰

手动再见

我的内心一片草泥马……
以后我写文一定要在备忘录备一份,操。

停更通告以及可以忽略的吐槽……

简爱由于书第三次落在别人家……所以这次又他妈一个星期不能更了玛德制杖😂😂
@乔乐_沉迷大蝙蝠 本来想着今天更新简爱的……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
以及最近又有人引战了……而且好像还不止一个?为什么我感到了一股怂的气息2333平时闷声不做大事一有人点燃战火导索你们就蹭蹭蹭全部冒出来虽然这件事从许多方面来讲十分严肃,可是大伙,请原谅我——我是真心想笑😂😂
真的是大多数人都不太能温和包容和自己相左的意见呢,尤其是自己鄙夷的观点。细节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真就是觉得这件事真是笑话!你们也真是有意思得很。
你们要这样我还真不能说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大家不要理也不要回复,不要让别人逮着机会来抨击你,看见这种直接不理,看他还能咋办hhhhhh有句话说得好狗咬你一口你还学狗反咬一口?不要和跟你意见相左的人争论,作壁上观,看这事情究竟会发展成啥样。
由于我不想引战,所以我不打tag。于是考验粉丝力的时候到了!